<var id="1vh7f"><video id="1vh7f"><thead id="1vh7f"></thead></video></var>
<var id="1vh7f"><strike id="1vh7f"><thead id="1vh7f"></thead></strike></var>
<cite id="1vh7f"><video id="1vh7f"><menuitem id="1vh7f"></menuitem></video></cite>
<var id="1vh7f"><video id="1vh7f"><menuitem id="1vh7f"></menuitem></video></var><cite id="1vh7f"><span id="1vh7f"></span></cite>
<var id="1vh7f"></var>
<cite id="1vh7f"></cite>
<var id="1vh7f"><span id="1vh7f"><menuitem id="1vh7f"></menuitem></span></var>
<cite id="1vh7f"><span id="1vh7f"></span></cite><menuitem id="1vh7f"></menuitem>
<var id="1vh7f"><video id="1vh7f"></video></var>
<cite id="1vh7f"></cite>
<var id="1vh7f"><strike id="1vh7f"></strike></var>
<cite id="1vh7f"></cite>
<cite id="1vh7f"><video id="1vh7f"><thead id="1vh7f"></thead></video></cite>
<cite id="1vh7f"></cite>
<cite id="1vh7f"><span id="1vh7f"><thead id="1vh7f"></thead></span></cite>
<cite id="1vh7f"><video id="1vh7f"><thead id="1vh7f"></thead></video></cite>
<cite id="1vh7f"></cite>
<var id="1vh7f"><strike id="1vh7f"></strike></var>
<cite id="1vh7f"></cite>
<menuitem id="1vh7f"><video id="1vh7f"></video></menuitem><cite id="1vh7f"><video id="1vh7f"><menuitem id="1vh7f"></menuitem></video></cite>

歡迎來到世界名人網

客戶服務 關于我們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 > 國際新聞 > 悉尼Head On 攝影節即將開幕——向承美系列作品《農民志》亮相主題展

悉尼Head On 攝影節即將開幕——向承美系列作品《農民志》亮相主題展

2019-04-30 來源:  瀏覽:    關鍵詞:農民,攝影,農民工


null

2019年5月4日至5月19日, 西澳大學博士候選人,中國當代藝術家及學者向承美的系列作品《農民志》將在澳大利亞悉尼市政廳展出,本次展覽集中展示藝術家歷時四年籌備的社會題材系列影像作品《農民志·曠野守望》和《農民志·全家?!?。作品以中國農村留守兒童及城市化背景下的農民工問題引發的家庭情感缺失為脈絡,以文字與視覺影像結合的方式,從女性視角對占據中國三分之二的農民問題進行“紀錄片式”的剖析。除視覺藝術表達意外, 藝術家過去幾年對這一社會現象做了調查研究并多次發表論文, 以期社會各界對這一現象的關注。除這兩件作品外,此系列還包括《農民志.留守兒童藝術雙年展》、《農民志.幸福88》、《農民志.活著》。據悉,在展覽期間,向承美受邀在西悉尼大學澳洲文化藝術研究中心做學術講座。

null

劇烈的社會變遷和城鄉差距,把很多農村兒童遺棄在誰都回不去的故鄉。他們的童年與暮年的老人都成為留守一族。2013年中國婦聯發布報告推算,留守兒童人數達6100萬,加上3600多萬流動的未成年人,約占中國內地3億未成年人的三分之一,也就是說三個兒童中就有一個處于留守或流動狀態。而他們的父母在城市工作。 還有些兒童獨自生活。這些被稱為“留守兒童”的孩子們承受著分離的情感創傷,也承受著多代人之間的隔閡。許多人只能一年在中國春節期間見一次父母。 《中國留守兒童心靈狀況白皮書》在2014年發布,其中指出,留守兒童往往有嚴重的自卑感,但又有明顯的自我中心傾向,大多數兒童對父母充滿怨恨,盲目反抗。有什么比不能待在父母身邊長大更能傷害孩子?又有什么比不不能將孩子留在身邊上學,更讓父母絕望? 每年的春節,成千上萬的家庭經歷一年一次的聚散離別, 在父母離家出走遠方的時候孩子撕心裂肺的哭聲讓人更揪心,孩子的哭聲是有聲的祈求, 更是無聲的控訴。

null

向承美說:“留守兒童的人生剛剛開始就已情感殘缺,在父母之愛缺失的鄉村廢墟中卑微偷生。他們的農民工父母,憧憬著“為了給孩子更好的明天”希望,無奈骨肉分離,無數次含淚,踏上前行的列車,把孩子撕心裂肺的哭聲留在腦后。原本以為上一代的奔走可以給下一代更多的穩定,不料卻把孤獨、無助、絕望、等待和愛的殘缺留給了孩子,留給他們更加破碎的童年。日復一日,年復一年,農民工的不斷出走與沒有歸期,家已被撕裂成碎片。出走與歸途,全家福隔了車票的距離,仿佛當今社會背景下無法跨越的鴻溝,阻斷了千萬家庭的天倫與人間溫情?!?/p>

null

《農民志:全家?!窂囊粋€局內人的視角對這些留守兒童進行了視覺研究。向承美現在奔走在中國和澳大利亞西部的珀斯之間,她在長江三峽地區的重慶萬州長大。在2014年的一次家鄉之旅中,她開始拍攝鄰居和朋友的全家福。這些‘和朋友的主要由孩子和他們的祖父母組成,父母明顯不在,這啟發了藝術家將火車票作為連接“全家?!钡募~帶。

null

自從第一張肖像照問世以來,向承美已經拍攝并采訪了數百名兒童和他們的家庭,創作了一系列她稱之為“了一系列她稱之.火車票作為連接始為《農民志》系列。向承美用拼貼的手法,把農民每年往返打工地和家鄉之間的車票放在孩子和父母的照片之間,成為一座愛的橋梁,溫暖與盼望俱在。

null

在《農民志》中,向承美創作了一個包含三個元素的裝置藝術作品。每一幅的一邊是孩子和他們的看護人,另一邊是在城市打工的孩子的父母。在中間分開這些肖像的是父母工作地和家鄉之間的交通車票。

向承美用他們的房子的圖片作為橫向的背景,將圖片剪成條狀,然后經緯編織在一起,這些肖像照經過編織后人物形象變得模糊不清,讓觀者有一種抽象現實般的疏離感。向承美在自述中如下所言:

null

“在傳統農耕時代,重慶的農村地區,用竹編織農用工具非常普遍,這是我用編織的靈感來源之一。在中國現代化轉型中,大量農民進程務工,變成農民工,編織袋便成為農民工返城和回鄉容納行李的首選,因為編織袋廉價、結實而且容量大。從某種意義上講,編織袋已經成為農民工的標簽。中國人喜歡說編織夢想。

農民工在返城和回鄉之間一直在編織夢想。中國的鄉村在國家現代化的進程中付出了極其沉痛的代價。劇烈的社會變遷和城鄉差距,把很多農村兒童遺棄在誰都回不去的故鄉。他們的童年與暮年的老人都成為留守一族。留守兒童的人生剛剛開始就已情感殘缺,在父母之愛缺失的鄉村廢墟中卑微偷生。他們的“農民工父母”,憧憬著“為了給孩子更好的明天”希望,無奈骨肉分離,無數次含淚,踏上前行的列車,把孩子撕心裂肺的哭聲留在身后,原本以為上一代的奔走可以給下一代更多的穩定,不料卻把孤獨、無助、盼望、無盡的等待和愛的殘缺留給了孩子,留給孩子們的是更加破碎的童年?!?/p>

null

最后是由上百副兒童肖像照創作的從墻面至地面的大型裝置,數百張孩子們的臉向上看著掛在墻上的全家福,喚起了他們想念父母的渴望。兒童渴望、期盼、孤獨和看起來非常無助的表情一直盯著全家福和觀者,讓現場很多觀眾落淚。

null

在中國農村,這是一個普遍的現象。在鄉村,就業機會稀缺,傳統農耕收入已經跟不上時代的巨變,農民工父母迫于經濟環境的壓力,被迫離開家鄉出走去遠方工作。中國的戶籍政策,意味著孩子必須在戶口登記的地方上學,或者上交高昂的學費,這于從事低收入的農民工,無疑是雪上加霜。很多時候,即使能上交高昂的借讀費,孩子長大后還是要回到戶籍所在地參加高考,而高考又是億萬農民工子女改變命運的唯一一根稻草。

這些“留守兒童”在長期父母之愛的缺席過程中,普遍存在抑郁、孤獨和其他心理健康問題。向承美說:“這些孩子代表了整整一代人的成長,他們不能每天感受父母愛的在場和支持。他們生活在教育機會有限和心理健康服務幾乎不存在的不發達地區?!?/p>

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從人道主義的角度講,是中國經濟不斷強大的負面后果。但是任何國家的成功都在于人民。

向承美作品《農民志.幸福88》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關于藝術家:

向承美,自由藝術家,西澳大學藝術學院博士候選人, 當代藝術研究學者。作品曾在澳洲、中國大陸、美國、法國和中國臺灣展出, 并發表在紐約時報、法國攝影之眼、澳洲artlink等雜志。


版權聲明:

本網僅為發布的內容提供存儲空間,不對發表、轉載的內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證。凡本網注明“來源:XXX網絡”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著作權歸作者所有,商業轉載請聯系作者獲得授權,非商業轉載請注明出處。

我們尊重并感謝每一位作者,均已注明文章來源和作者。如因作品內容、版權或其它問題,請及時與我們聯系,聯系郵箱:service@qeerd.com,投稿郵箱:tougao@qeerd.com

石狮| 丹东| 庄河| 雅安| 恩施| 大连| 云浮| 固原| 新疆乌鲁木齐| 中山| 威海| 益阳| 茂名| 澳门澳门| 镇江| 崇左| 余姚| 东阳| 大兴安岭| 河源| 白城| 泸州| 伊春| 基隆| 丽江| 正定| 苍南| 珠海| 深圳| 烟台| 宁波| 海丰| 宁德| 毕节| 漯河| 吉林| 琼海| 明港| 松原| 宁波| 黄南| 仁怀| 图木舒克| 松原| 黄石| 台山| 博尔塔拉| 辽源| 南阳| 运城| 淄博| 高密| 遵义| 通辽| 苍南| 单县| 高密| 廊坊| 通辽| 湖北武汉| 南京| 新余| 兴安盟| 邵阳| 菏泽| 岳阳| 济源| 许昌| 阳春| 安阳| 江门| 安岳| 泰州| 平顶山| 霍邱| 靖江| 安阳| 长兴| 金昌| 伊春| 广元| 石河子| 厦门| 张家口| 梧州| 黔南| 怒江| 莆田| 吐鲁番| 文山| 阿克苏| 包头| 中卫| 博尔塔拉| 通辽| 台湾台湾| 哈密| 南平| 招远| 玉树| 韶关| 大丰| 莒县| 寿光| 甘孜| 安康| 大连| 济宁| 邯郸| 白城| 南平| 盘锦| 云浮| 玉林| 酒泉| 阜新| 自贡| 海北| 乌兰察布| 桂林| 武威| 荣成| 盐城| 神木| 惠东| 台中| 台北| 屯昌| 安阳| 株洲| 神农架| 贺州| 邳州| 攀枝花| 宁波| 香港香港| 绥化| 朔州| 永新| 广西南宁| 保亭| 仙桃| 新泰| 清远| 聊城| 广元| 宁德| 金坛| 安庆| 云浮| 洛阳| 东莞| 阜新| 宁德| 洛阳| 克孜勒苏| 铁岭| 石河子| 仁怀| 基隆| 宁夏银川| 海南海口| 海宁| 嘉兴| 包头| 鹤岗| 南京| 乳山| 鄂尔多斯| 任丘| 漯河| 榆林| 大同| 岳阳| 招远| 六盘水| 崇左| 百色| 湘西| 三明| 馆陶| 随州| 清徐| 湖南长沙| 乐山| 景德镇| 玉林| 琼中| 盘锦| 新乡| 醴陵| 云南昆明| 湖南长沙| 宜宾| 临沂| 德州| 垦利| 临沧| 山东青岛| 锡林郭勒| 澳门澳门| 台南| 抚顺| 荆州| 曲靖| 宣城| 益阳| 南充| 焦作| 厦门| 德阳| 黔南| 遂宁| 抚州| 天长| 乐山| 玉林| 临沂| 永康| 固原| 日照| 台山| 广汉| 毕节| 海丰| 如皋| 厦门| 馆陶| 昌吉| 凉山| 乌海| 正定| 贵州贵阳| 德州| 六安| 巴中| 内蒙古呼和浩特| 毕节| 六盘水| 抚顺| 秦皇岛| 泗阳| 潮州| 保定| 单县| 乌兰察布| 安顺| 铜陵| 三河| 贵州贵阳| 徐州| 宜都| 南安| 邯郸| 正定| 安康| 渭南| 泗阳| 张掖| 宜昌| 阳春| 公主岭| 招远| 阿勒泰| 六安| 辽阳| 莱芜| 云浮| 丹阳| 滁州| 台南| 宜春| 黄冈| 醴陵| 佛山| 吐鲁番| 昆山| 仙桃| 高密| 灵宝| 临猗| 铜陵| 林芝| 济南| 普洱| 澳门澳门| 灌南| 海拉尔| 张家口| 三门峡| 广汉| 周口| 鹰潭| 鞍山| 榆林| 文昌| 海北| 大同| 博罗| 海安|